冰火花

能和你在这个世上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胜出】手机恋人

☆幼驯染已交往
☆灵感来自我充不上电的前手机
☆被lof屏蔽了心有点累,加了点符号自行领会

绿谷出久中了个性。

在营救一个被拐卖的小孩时,因孩子之前受到过惊吓,所以反而用个性攻击了他。

欧尔麦特告诉他,这孩子的个性是把人变成手机,时间不定,而解除个性的方法未知。现在还在寻找孩子的父母。

欧尔麦特让他稍安勿躁,先回学校去。

到学校后的第一天没有任何变化发生,这让绿谷出久放下心来,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

突然在沙发上出现的手机吓了大家一跳,这原来是绿谷出久坐的位置。不知何时绿谷出久不见了,只剩下一部手机。

一部挂着欧尔麦特Q版吊坠,有着欧尔麦特手机壳的手机。

“这……是小久君的手机吧?”丽日御茶子小声问。

“应该是的,因为有这样手机的人我除了小绿谷之外想不到第二个人gero。”

“那绿谷呢?我刚刚还看他坐在这里。”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铃声是欧尔麦特最近上综艺节目时唱的歌。

于是坐在绿谷出久旁边的轰接了电话。

“你好?”

“啊啊啊!轰君!救救我!我变成手机了!!!”

轰拿开手机看了看通话的页面。

上面仍然是欧尔麦特的大头像,只不过来电人名称是「世界第一欧尔麦特吹」。

轰再次接了电话:“绿谷你开玩笑的吧?”

“不不!我真的变成手机了!我中了个性!!!”

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把“绿谷出久”交给了相泽消太。

“嗯……这事欧尔麦特的确和我说过,他前不久中了个性,而且目前无解,警方正努力寻找解决的方法……绿谷你的联系人名称是怎么回事?”

“哎?我联系人名称是什么?”

“世界第一欧尔麦特吹。”

“……”

相泽消太沉思了一会儿,他转过头看了看一旁的爆豪胜己。

“爆豪,绿谷就交给你保管了。”

“哈?为什么是我?”

“你们是幼驯染,而且家住的也近,要是绿谷中的个性短期内无法解除的话你也好给绿谷的家长解释。”

“……切,好吧。”

...

“小爆豪,你能把小绿谷给我看一下吗?”

蛙吹梅雨打开手机页面,发现除了一些基本应用外,手机内还有一个叫「Deku」的应用。

她打开应用,发现这是个聊天软件。

她试着在里面发了一句“hi”

...

「以下是聊天记录」

可爱的蛙吹同学:hi

Deku:啊啊啊!终于有人理我了!蛙吹同学你好!

可爱的蛙吹同学:小绿谷,这里为什么会有聊天应用?

Deku:我也不知道,不过感觉耗电会比打电话少一点。

可爱的蛙吹同学:那我们以后用这个和你聊天。不过小绿谷啊……为什么我是「可爱的蛙吹同学」呢?

Deku: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系统自定的。

...

“哎!这个可以联系小久君?”

“是的,我刚刚还和他聊天了gero。”蛙吹梅雨翻出聊天记录。

“那我也试试!”

...

「以下是聊天记录」

非常努力的丽日同学:小久君!

非常努力的丽日同学:这个昵称……

Deku:好像是系统自定的【哭】

……

“这么好玩?丽日你让我也试试!”芦户拿过了手机。

“是「活跃的芦户同学」呢”

“叶隐!你也来看看!”

“「神秘的叶隐同学」?好有趣!切岛你们也来看看!”

“「有男子汉气概的切岛同学」?绿谷你果然了解我!”

“我的是「绅士的葡萄同学」,帅气吧?嘿嘿嘿……”

“滚!!!”

“为什么就我是「有着白痴脸的上鸣同学」?”上鸣电气一边愤愤不平的抱怨,一边打开「Deku」质问绿谷出久。

「以下是聊天记录」

有着白痴脸的上鸣同学:绿谷!你给我个交代!为什么别人都是什么「帅气的轰同学」、「漂亮的八百万同学」、「严谨的饭田同学」,就我是这个?

Deku:抱歉!上鸣同学,这是应用系统自定的,我改不了……

就只剩下爆豪胜己了,在众人的怂恿下,他十分不情愿的发了个“废久。”

“哎!是「独一无二的小胜」,好羡慕!”

“绿谷他偏心,我们都是×××同学,就爆豪是「独一无二的小胜」!”

“他们是幼驯染嘛……现在已经十点了,大家都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爆豪胜己听了这些,心里忽然美滋滋的,原来他在废久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啊……

当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拿回他卧室时,「世界第一的欧尔麦特吹」打来电话。

“废久你让不让我睡觉了?这么晚了还打什么电话?”

“那个……小胜,我的电量只剩15%了。”

“那你为什么不在「Deku」上说?”

“怕你看不到嘛……”

“你等我一会,让我看看我的充电器能不能给你充电。”

爆豪观察了一下“绿谷出久”的插线口,和他的充电线插头是一个型号,他就○了进去。

“嗯!哈啊……小胜,那个地方好像是屁股……”

“废久你先别嚷嚷,为什么我○进去了还没有充上电?”

“可能没○到位?”

“嗯!小胜不要啊!哈啊!哪里好奇怪……不要动啦!哈啊……”

“你变成手机还这么敏‖感?不愧是废久。”爆豪胜己故意将插头往里面○了○。

“啊嗯……啊!小胜你好坏!嗯……”

“里面好痒……感觉还不够啊……嗯!小胜……再往里面一点……”

“废久,等你变回来,我一定满足你。”

“嗯啊!哈啊……好像充上电了……麻酥酥的,好舒服……”

“行了,废久,我挂了。”

“好的,小胜晚安!”

爆豪胜己看着自己已经○起的小爆豪,没想到绿谷出久即使变成手机声音也这么撩人。

那就再晚点睡吧……

...

“废久,起床了。”

“嗯?这么早吗?”绿谷出久还睡得迷迷糊糊,声音软软腻腻的。

“哈?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哎?……要迟到了!!!”

“知道就好。”

快速到达教室后,又出现了新的问题,绿谷出久没法看黑板。

“那打开相机试试?”

“打开相机小久君说听不到啊!”

“那就录像?”

“好了!小久君说可以看见也可以听见了!不就是耗电有点快。”

...

“小胜……”

“怎么?”

“能不能不在我面前吃激辣口味的猪排饭啊……虽然我不喜欢辣的,但是猪排饭真的很好吃!”

“不要。”

“好残忍……好饿啊。”

“饿了?”

“嗯……电量只有23%了。”

“那走吧。”爆豪放下筷子,拿起“绿谷出久”就准备走。

“可是小胜你不能浪费粮食啊!你都没吃完!”

“没胃口了。”

没有平日里那个傻乎乎的人一起吃饭,怎么可能会有胃口。

“感觉充好了!”

“没想到充电速度这么快。”爆豪胜己将插头左右动了动。

“嗯……小胜不要顽皮啦!啊呀!好过分!哈啊……”绿谷出久现在只能任人宰割,但还是拼命反抗着。

“废久。”

“小胜?”

“不管你是否能变回来,我都喜欢你。”

爆豪胜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认真。

“哎……为什么小胜要这么说啊?”

“……臭书呆子。”爆豪胜己转过头,拔去插头。

“原来是在安慰我啊……小胜竟然在关心我!好开心啊!谢谢小胜了!”

绿谷出久停顿了一下,又开了口:“小胜,虽然这句话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但我还想说一遍,我……我也喜欢你!我变成手机也几天了,几天里什么都不能做……我超级想和小胜接吻,也超级想和小胜○。小胜也一样吧?”

“切,不知羞耻的色书呆子。”

爆豪胜己感觉耳朵很热,脸很热,全身都很热。他需要去卫生间冷静冷静。

...

“废久,你怎么变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就感觉刚才和小胜告白后身体很热,然后就变回来了!”

“我想和小胜接吻……”

“我也是,废久。”

两人十指相扣,嘴唇越来越近,最后紧紧贴在一起。

他们像两条脱水的鱼,奋力从对方口中夺取更多的津液。

直到绿谷出久有点喘不过气,爆豪胜己才松开了他。

“嗯……和小胜接吻的感觉真好……还有点想○……”

“如你所愿,废久。”

爆豪胜己掀开绿谷出久的衣服,○弄着。

...

当两人正在爆豪胜己的房间内正激战得酣畅♂淋漓时,殊不知,门外有两道身影缓缓将耳朵从门上移开。

“年轻真好啊。”欧尔麦特感叹。

“所以,解除个性的方法到底是什么?”相泽消太问。

“少年之间的真心。”

end

【胜出】裙下有惊喜

☆ooc,无个性社会
☆女装咔
☆看咔酱在线忽悠久
☆部分符号自行会意

爆豪胜己并不是天生对女装就感兴趣,主要是因为他有位神奇的母亲,爆豪光己很早以前把爆豪胜己当女孩养(光己表示我想要女儿),但因为爆豪胜己的觉悟性很高,知道自己是一个百分百的纯正男儿,所以并没有什么心理性别上的女性化,只是有了奇怪的癖好:异装癖。

其他小男孩都会存钱买漫画书买游戏币,爆豪胜己却偏偏存下钱来买漂亮的小裙子与可爱的小鞋子。

但爆豪胜己从不将自己穿裙子的事透露给别人。理由其实很多,但最重要的却是如果被他的小跟班绿谷出久知道了,那么在绿谷出久心中自己的光辉形象会崩塌的。

所以爆豪胜己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连他爹娘都瞒的很好。直到有一天光己发现自己新买的护肤品包装被撕开了并挖掉了一大罐,才发觉爆豪胜己有所异常。

于是爆豪光己悄悄潜进她儿子的卧室,在爆豪胜己的床底下翻出他买的小裙子和小鞋子还有一些化妆品后,成功以为自己儿子是个心理上的女孩子。

爆豪光己想到自己曾经让爆豪胜己穿裙子扎小辫的事后不由心生愧疚之情,抹了她一大罐护肤品的事便被她抛在脑后。

于是他们就召开的家庭座谈会。

“臭小子,你是不是喜欢女装啊?”

“臭老太婆谁让你进我卧室了???”

光己一副痛心遗憾的样子:“臭小子,妈妈对你的喜好绝对没有歧视的,妈妈对不起你,没把你养成一个男子汉。”

爆豪胜己震惊了:“我虽然喜欢女装但我喜欢女生啊!”

“没想到我儿子是个百合……”

“哈?老太婆你想多了吧???我是个男生!而女装是喜好!喜好而已!”

“臭小鬼你咋不说清楚呢?让妈妈还以为你长大要做变性手术了呢……”

“哈?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呢?”

“你那叫说清楚了?”

于是两人撕打到一起。

爆豪胜: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于是乎,爆豪胜己穿女装就比以前要肆无忌惮了,并且越发猖狂,经常穿好裙子化好妆带好假发再穿上光己的高跟鞋跑到附近的商业街去买更多更多的小裙子……

...

现在,爆豪胜己是○站时尚区小有名气的up主「爆心地」,经常给女孩子推荐各类护肤品与化妆品,还有各类衣服搭配。

但他绝对不会推荐任何睫毛膏,因为小时候他第一次用光己的睫毛膏时,一不小心硬生生拽下好几根眼睫毛,他气的把一瓶子全扔了,然后结结实实挨了光己一顿打。

爆豪胜己从未男装发布视频,因为怕身边有人也看相关时尚视频,每次都用变声器说话。虽然被粉丝们误认为是女生,但他也懒得去解释。

他有很多女粉,也有很多男粉。

头号粉丝叫「欧尔麦特最棒了」,他每次发布视频,「欧尔麦特最棒了」总会第一个留言,虽然并不长,倒还算蛮有心意,而且他推荐的各类护肤品都会一一试用,还会非常认真地写评价顺带感谢与告白。每次直播时就会在直播间刷一些「爆爆好漂亮!」「爆爆我爱你♡」「爆爆你是我女神!」之类的弹幕,然后就送一堆小飞船,还会积极与他私信交流,弄得爆豪胜己有一阵子非常不自在,甚至想将「欧尔麦特最棒了」拉进黑名单。

今天,爆豪胜己不出意外的上课睡着了,因为他这次直播到了半夜。

相泽消太发现后并没有让他站到后面去只不过是口头警告了一下。在下课铃响起的那一瞬间,爆豪胜己又瘫倒在课桌上开始闷头大睡,四周的低气压让想和他聊天的切岛锐儿郎和上鸣电气只好望而却步。

...

“哇,小久君,没想到你还关注爆心地呢!”

“丽日同学也看这个?”

“嗯嗯,感觉爆心地很不错呢,讲解的很详细,而且也很实用,我买东西的时候都会参考他的视频的。”

爆心地???爆豪胜己半梦半醒时听到那个让他火大的人在与大饼脸讨论自己。

“啊!小久君你就是「欧尔麦特最棒了」?!”

“是的,我挺喜欢她的视频的!”

哈?废久这个家伙就是那个狂热粉?

“我每次看你评论的好勤快哦,好像他每次直播你都会看……你不会喜欢爆心地吧?”

“嘘嘘!丽日同学小声点……”

爆豪胜己遭到了惊吓,没想到这个笨书呆子竟然还喜欢自己……

“唉唉!抱歉抱歉!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那小久君喜欢她哪一点呢?”

“她很好看。讲解的很详细,我觉得应该是个很认真的女孩子,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但私信绝对会回……”

“你们烦不烦啊?没看到老子正在睡觉吗?还在旁边说个没完没了!”爆豪一拍桌子,黑着脸将绿谷出久的领子提了起来。

“啊啊!抱歉小胜!我不知道你在睡觉……”

“爆豪同学好霸道啊……”

“闭嘴大饼脸。”

...

切,没想到那臭书呆子竟然喜欢自己……

爆豪胜己心中五味杂陈,于是决定耍一下绿谷出久,他打开○站,点开私信。

「爆心地:在吗?打扰了。

欧尔麦特最棒了:在的!有什么事吗?」

绿谷出久不是很开心,而是非常开心,女神竟然主动找他!

「爆心地:聊天过程中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呢,想深入了解,能在现实中见面吗?」

绿谷出久感觉脸上的血管要炸开裂了,他捂着发红的面颊,在床上滚来滚去,想让自己冷静冷静,还一边翻看他与爆心地的聊天记录。

「欧尔麦特最棒了: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在○市!

爆心地:好巧啊,我也在○市!那我们后天中午12点在○○咖啡厅见面怎么样?○○咖啡厅你知道吗?

欧尔麦特最棒了:知道!一定准时到达!」

想必这书呆子一定开心的要死吧,肯定是一脸让他火大的傻笑。爆豪胜己扔下手机,开始策划周末的行程。

爆豪胜己并没发现自己在给绿谷出久发消息时也一脸傻笑。

……

绿谷出久已经在镜子前照了不下十遍来确认衣服上有没有什么褶皱。他早上还洗了澡,为了不让女神在自己身上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他还用欧尔麦特代言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彻彻底底的洗了五遍。

绿谷出久还拿出他很喜欢的格子衫,穿完还在镜子前照了照,觉得自己帅气无比,但却不知道这身打扮透露出一股宅男气息。

好激动好激动!绿谷出久感觉的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不能慌!要冷静,越慌越容易出错,会给女神留下坏印象的。

一眼便看到了爆豪胜己,并不能说绿谷出久的视力有多棒,而是爆豪胜己穿的太让人引人注目了:脚上穿着带毛茸茸兔耳朵的暗红色小皮鞋,身着一套红白相间的SweetLoveLolita小裙子,画了恰到好处的淡妆,头上带着金色假发,两边发丝轻轻垂到胸前,头上还带了草莓形状发饰,显得很可爱。

当然,绿谷出久注意到了爆豪胜己那双大脚。

没想到女神的脚比他的还大,个子比他还高,像男孩子一样……不不不!绿谷出久你疯了!女神怎么可能是男生?更何况人无完人,但女神已经很完美了!要把握好时机!争取与女神接触的机会!

爆豪胜己发现了绿谷出久一直在盯着他的脚看,但并没在意,而是走上前去打招呼。

“是「欧尔麦特最棒了」吗?”

“唉唉!是的!”

绿谷出久没想到女神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显得有点慌乱,但察觉声音有一丝熟悉,特别像爆豪的。

“……爆爆怎么认出我来的?”

“感觉很像你,就上来问问啦,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可爱呢!”

爆豪胜己知道绿谷出久是对自己的声音有所怀疑,但还是十分有恶趣味的夸了出久。看着绿谷出久的脸从面颊红到了耳朵根,突然觉得有点可爱。

“没……没想到爆爆眼力这么好……”

绿谷出久得害羞到舌头打结,没想到女神会夸自己可爱,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我...…我叫绿谷出久!爆爆你可以叫我出久!请多多指教!”

“既然出久君自我介绍了,那我叫爆……爆豪心子!请多指教哦!”

爆豪胜己一瞬间为自己的随机应变能力所折服,因为他录视频时都用的变声器,声音肯定会被废久怀疑的。废久要问,就说是亲戚,亲戚肯定就很像嘛!

“哎……爆爆认识爆豪胜己吗?”

“啊!他……他是我表哥!”

“怪不得声音这么像呢,原来是表兄妹。没想到小胜竟然不和我说他有表妹的事……”

爆豪胜己当然不可能和出久说这个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表妹。

“不是的,只是最近感冒了,声音有点哑啦......出久君叫我表哥「小胜」吗?感觉很可爱的样子呢。”

“从小就一直叫,就叫惯了……那爆爆要点些什么喝的吗?我买单。”

“不用啦,在咖啡厅里多无趣啊,而且我在等你的时候已经喝了一杯奶茶了。”

“抱歉抱歉!让爆爆久等了……”

其实爆豪胜己也没来多久,更别说喝一杯奶茶了,况且他也很讨厌喝那种甜味的东西。

他只是想听听绿谷出久的道歉罢了。

“那去水族馆,好吗?”

“啊……当然可以!爆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绿谷出久本以为会去一些商业街采购化妆品,却没想到竟然是去水族馆,当然他也恭敬不如从命啦。

在看完海底隧道及海豚表演后,爆豪就拉着绿谷出久去了游乐场。

坐在摩天轮里,绿谷出久是有点紧张的,因为他离爆豪胜己太近了,甚至能感受到爆豪胜己呼吸时吐出的热气。

她呼吸过的空气又被我呼吸了……

爆豪胜己看到绿谷出久脸上红红的,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便突然觉得这家伙没那么碍眼了,甚至搞得他心里痒痒的,被只小废猫撩拨过一样。

不知不觉就快到了摩天轮的最高处,绿谷出久有点心神不宁,因为他想到那个在最高点接吻的传说。

爆豪胜己有点恍惚,他也依稀记起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在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在一起。

暧昧在空气中散开,将流动的空气粘稠化。

他略微起身,向绿谷出久那里探了探身。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看到绿谷出久那副青涩但又想和他接吻的模样,就觉得绿谷出久十分顺眼,甚至顺眼得有点过了,于是缓缓凑过来,吻住绿谷出久的抿在一起的嘴唇。

...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一直快回到地面,爆豪胜己才和绿谷出久分开。

明明他们只是嘴唇贴在一起,但绿谷出久却觉得自己快要炸了。

女神竟然亲我了!!!那女神一定也知道那个传说吧!那她的意思是……女神的口红是草莓味的……香香的呢……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一直在游离状态,红着脸痴痴的傻笑,还舔了舔嘴唇,嘴里还嘟嘟囔囔着什么,甚至连该下摩天轮都没意识到,便发觉自己冲动之下吻绿谷出久扰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爆豪胜己原想是等绿谷出久这个呆子和自己玩好了后告诉他爆心地是爆豪胜己,让他以后离自己远点,能滚多远滚多远。但既然人他也亲了,也被他亲傻了,那就将计就计让他处‖男毕业,反正今天这小废物看起来还不错,没以前让他那么火大。

...

直到进了宾馆,坐在双人间的床上,听着卫生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绿谷出久才意识到自己面临着什么问题。

他又激动又忐忑,身上忽冷忽热的,以至于他觉得他在做梦。

绿谷出久掐了掐自己肉乎乎的脸:嘶……有点疼。

想不到女神是这样开放的女生啊……不过也挺好的。

这是爆豪胜己从浴室出来了,他只是卸了妆。因为他不想再将化妆品吃到嘴里,也不想让绿谷出久吃到。

绿谷出久死死的盯着爆豪胜己,仿佛能穿透他衣服看到他的身体。

爆豪胜己很享受他赤裸裸的目光,一点点,蚕抽丝似的脱掉丝袜,在绿谷出久直直的目光中缓缓脱下内裤。

在爆豪胜己眼中,这时的绿谷出久就像个红透了的草莓,在等待他摘取,却又是一副被蒙在鼓里的傻样子,让爆豪胜己不由舔了一下有点干的下唇。

果然这小废物也是个处‖男,眼睛都看直了,不过当这家伙发现自己不但没上妹子,还被与自己关系恶劣的幼驯染给○了,不知道表情会有多有趣。

...

女神的内裤竟然是男式四角裤!感觉有点反差萌!!!好可爱!

绿谷在心中又赞美了爆心地一百遍。

爆豪胜己走到床前,提着裙子站上去,一脸无辜的说:“我是第一次啊,很怕疼的。”

“我也是第一次……啊啊!我会轻点的!我保证!!!”

“你的保证我不能信呢……要不这样吧,你必须对我言听计从,我让你怎样你就怎样,行吗?”

“好的好的!啊……既然爆爆你这么怕疼,那么还是算了吧,我怕伤到你。”

“哈?我房费都付了!你这是让我白交钱?”

“不不不!!!”

绿谷出久左右为难,爆豪胜己有点想笑。

“呐,出久。过来吧,我有惊喜准备给你。”

“哎!惊喜?”

“嗯嗯,在裙子下面哦~”

爆豪胜己故意颤抖的声音十分性感,撩拨着绿谷出久的心弦,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仿佛要撕裂胸口跳出来。

他红着脸笨拙地弯下腰,缓缓掀起那花瓣般的裙摆,缓缓探下头。

没想到爆爆原来是这么有情趣的女……哎?

入眼的是一个紫红色‖狰狞的男○器官。

爆豪胜己听绿谷出久声音突然停顿下来,便捉住绿谷出久绿海藻脑袋,一挺身将小爆豪○进绿谷出久还未闭起来的口腔里,直直深入嗓子眼。

爆豪一瞬间感觉仿佛被温暖快乐的海洋包裹着。太舒服了,他忍不住抓紧了绿谷出久蓬松的头发。

绿谷出久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副被吓傻的模样,都忘了嘴里还有小爆豪。

“废久,给我老实点!别咬!”爆豪胜己一把扯下假发,顺势拿起一旁的丝袜捆住绿谷出久的双手。

而绿谷出久在看到小爆豪的一瞬间血都凉了,那东西顶着他的嗓子,还在不断的胀○,他很难受,但想吐又吐不出来。眼前浮现出千种万种场景:被○杀抛尸荒野、被囚禁、被○后卖到偏远地区,一辈子远离欧尔麦特……

但当他听到爆豪胜己的声音时,竟然不是在思考为什么爆豪是爆心地,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觉得太好了,不用远离欧尔麦特了。

“别动,不然我马上就○你。”爆豪胜己威胁着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抖了抖,但小绿谷却立了起来。

绿谷出久一瞬间想找条地缝钻起来,他认为他是百分百的直男啊!但谁知爆豪一句话自己就○起了。

“呦,废久,没想到你这么兴奋啊,你不是直男吗?”

爆豪胜己弯下腰,放开绿谷出久,看他的小嘴湿哒哒的,有口水和白色乳液顺着嘴角流下,还在小口小口的偷偷喘气,别提有多可爱了。爆豪胜己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于是就吻上了那充满津‖液的小嘴。另一只手却不老实的去剥绿谷出久的内裤。

绿谷出久原本被爆豪胜己亲吻得昏昏糊糊,但忽然感觉到屁股凉飕飕的。他努力去挣脱爆豪胜己,但爆豪胜己毫不松口,尽力夺去绿谷出久口中空气后才肯放手。

在绿谷出久尽力呼吸变得过分美好的空气时,爆豪胜己将他翻了个身,故意在绿谷出久烧的有点烫的耳边吹了口凉气:“我可是第一次啊,废久你放松点,别把我夹得太紧了,我可怕疼。”

“骗子!”绿谷出久闻后转头怒视这个人,但手下并没有什么动作。

爆豪胜己见状笑了:“废久你可别忘了你答应我你要对我言听计从的,那现在就答应我,和我交往吧。”

end